简笔画 怀孕准备  妊娠期  新生儿   婴儿期   幼儿期  学龄前  微量元素  孕育指南  汉语词典  中国诗词   早教讨论区 幼儿成长发育  科学小实验   重庆优秀幼儿园
您的位置:天天学习 -> 高中作文库 -> 高一作文 > 风华代火

风华代火


[ http://www.tiantianxuexi.com | 时间:2015-06-17 15:25:55 作者: 来源: ]
    最近,湫嫣还是忍不住要发呆,饭后凝神着若有所思的把筷子扔进垃圾筒。

    他走了。

    如同一股青烟,潇洒的离去,什么都没留下。

    “我是什么人,你的木偶吗,都说了,求求你,不要再每月送钱来了,我作为一个人,不想倚仗你的势力然后每天接受别人表面说着祝福背后翻着白眼!”

    然后他就照做了,可是白天再去校学生会青涩的找会长时,就看见暗恋他的副会长坐在会长的位子上说:“他转走了,要去美国做留学生了。你,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   就这样,当天情人节,湫嫣独自闻着玫瑰的花香,傻傻的笑着,握着空中仿佛举着的手,笑着说:“4年了,过几个月我们要毕业了,你来吗?”说完手拂过花瓣,沉沉的睡去。

    记忆仿佛回到四年前。

    “爸,你不用送这么远,其实我一个人可以的,进了这所大学,我就要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!”

    湫嫣任性的说:“到时候爸,毕业了,我们在门前来张合照,以此纪念我们放肆的青春••••••啊”

    一位少年走路时无意撞到了她,却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   “喂!你别走,爸你先回去,这里我来处理!”

    父亲看着以为自己很了不起的女儿无奈的摇了摇头往回走。

    “我告诉你,我,虽然没有钱,没有势力,但我最起码是一个人,你,对不起人品这两个字!”

    少年回过头眯着眼说:“fuck。”

    然后接着走他那变态的路。

    湫嫣知道这意思,所以不屈不挠的跟着他说:“你不是会拽英文吗?你不是认为自己拽的不得了吗?那你拽啊,拽啊!”

    少年说:“你想跟我比英语?那你死定了。”

    “比就比啊!”

    “Youpresumptuous。”

    “Iamhowpresumptuous。”

    “pig,”

    “you,too。”

    “英语讲的还不错,就人渣了点。

    “•••••••”

    走到门口,他才说:“拜托,这是男生宿舍,你想进就请吧••••••”

    “谁,想进了,人格问题我还没讲完呢••••••”

    “我叫夏修,很高兴认识你,也希望别再见到你。还有,追男生别用这种方式,让人胃疼。”

    “砰!”

    剩下湫嫣孤独的站在门外,过了一会才想起自己来这干什么,就火冒三丈,使劲往门踹去:“死贱人,要我追的人还没出世呢!就凭你!”

    当然,有这种奇妙的第一次相遇,自然也有奇妙的第二次••••••相遇。

    长长的睫毛眨了眨,手中书本翻着的那一面的每一个字,都刻进了少女的眼眸,嘴唇蠕动了一下,吐出三个字:“你滚吧。”

    “不是,夏依大小姐,我是真心喜欢你,第一次见到你,我就想起了夏天的沙滩,和满世界的比••••••总之,你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照顾你,一生一世••••••”

    手中的翻动停止了。

    夏依随便翻开一页,啪的摆在男生的面前:“一样,一模一样。这年头可以有一点新颖的追人方式吗?你不知道,你现在看起来像个猪肘子!”

    突然,夏修在夏依的面前出现了,白衬衫,蓝色长裤,条纹外套,一股放荡不羁又有种莫名的严肃。夏依不知不觉呆望了好几秒钟,突然被“猪肘子”唤醒了:“夏依大小姐,我的话还没讲完,只要你••••••”夏依不耐烦的甩开了他的手,顿时迎上了夏修的眸子。

    夏修好像往这边走来了,夏依想帮他挪开凳子的时候,夏修径自往后面走去了,他不怀好意的对后面的女孩笑了笑:“你好啊,猪?”

    对,那个女孩就是湫嫣。

    “我要做你的同桌!”

    “拜托,夏修傻子,一桌就有8个位置好吧,你想做我的同桌得看看场合,切,再说,谁稀罕。”

    “那也不行,我得折磨你到死,像你这种昨天追着我跑的笨女孩,倒有玩的价值。”

    湫嫣终于转过头了,她瞪着眼睛,张开嘴就要骂了。

    “我说这位同学,你叫夏修是么?”夏依看不下去了,张开嘴主动搭讪。

    “嗯••••••是啊,美女,我是夏修。”夏修虽然句句夸赞着夏依,可明显没有了刚才的亲切与热情。

    “呃,我们都是法律系的,要多多包容,还有,中午坐一起吃饭好吗。我,有点问题想请教你。”夏依撩了撩长发,眸子里袒露出一种莫名的期待。

    边上有男生嫉妒的起哄,有几个女生也来瞎凑合。

    众目睽睽之下,夏修斜起了嘴角,望了望左边看好戏的湫嫣,冷淡的拒绝:“不了,中午我刚好要跟猪谈论一下,哪块肉痛。不好意思了美女。”

    一个小小的拒绝如同五雷轰顶,所有的蛮横和倔强都在这一刻坦露出来:“夏修同学,既然她是猪,又何必跟这种猪在一起,我••••••”

    “真的对不起。她是我女朋友。”夏修坦然的编造到。

    “啊?”

    “擦!”

    两个女生同时叫到,然后她们皱着秀眉挺直了腰杆异口同声的叫道:“有没有搞错?!”

    当然,可怜的自然是湫嫣。

    回宿舍的时候,湫嫣转头看看房门前的名单,上面赫然印刷着:“筝月,井如,呃•••••••夏依!!!”

    湫嫣想起今天的误会,她揉了揉太阳穴,看来明天得让被人来收尸了,怎么会这么惨••••••竟然被一个才貌双全的女魔头顶盯上,我••••••死也不甘心啊。

    “我说,喂,前面那个女生,你要不要进宿舍啊,堵在门口你很烦哎。”

    这声音能不再熟悉了吗?

    “夏依••••••”

    湫嫣可怜兮兮的转过头来。

    夏依先是睁大了眼睛,然后又恢复原来的冷漠:“你以为亲切的叫我的名字我就会认不出你而放过你吗?我告诉你,不可能!你叫我妈也没用!”

    夏依把今天的怒火全部撒在湫嫣的头上,推开宿舍门然后就“砰”的关上了。

    留下湫嫣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门外。

    过了一会她才想起自己来这个地方干什么。

    她叹了一口气说:“哎,你们这么般配为啥不去交配呢,中间不夹我会死啊。”

    老天当然不会听她的。
相关文章



更多


】【打印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返回顶部

最新文章
简笔画 - 幼儿故事 - 幼教图库- 留言本- 手机浏览